我选择了大部分人未曾奔跑的方向

分类: 团队体验故事
最后更新: 2014-07-19 22:16:54


时间:2014年3月

33号,我向实习了近一个半月的腾讯辞职了。对,就是昨天。

慕名而去,铩羽而归。在我说来,这事还蛮难过的,但或许也因为如此,在大家看来才显得有趣。 

一月初进入腾讯。从开始获知通过面试时候的激动,到头一天在公司上班这看那看的好奇,再到每天早晨无比努力地按掉三个闹钟后爬出被窝的忧伤。工作时候,从起初的努力,到毫无头绪的抓狂,再到无可奈何时候的颓唐。末了,人之将离,完成了阶段任务递交了辞呈,也就释然了。 

我叫刘宇斌,中山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大三学生。

按照这样一个故事背景,进入腾讯实习,努力工作,力求转正。理应是康庄大道,正的不能再正。

那为什么向腾讯辞职? 

现在我用另一种方式自我介绍。 

我叫刘宇斌,英文名Marc。今年大三。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也就是20123月,我加入了AIESEC中大。作为成员进入入境交流部企业方向;9月成为团队负责人;2013年入境交流部企业方向副主席;

2014年,AIESEC中山大学分会主席。

1月入职,3月辞职。

我选择离开腾讯,留在AIESEC

其实原因很简单——

因为我真的没法同时兼顾腾讯和AIESEC的工作。

我很向往日后能到腾讯工作。正如前面所说,进入腾讯也应该是像我这样一个理工男,最梦寐以求的发展方向,最翘首以盼的人生道路。无论是父母或 朋友,知道我能去腾讯实习,都是抱着大大的期许,啧啧,真不错啊。所以能进到腾讯,我本应好好把握机会才是。

但对于这一次选择离开,这一次对应该走的大道的放弃,我却没有后悔。

原因也很简单。

听人说,人生是一场马拉松,但我想它也会有不同的道路。而我选择了大部分人未曾奔跑的方向。我侥幸地希望,我正跑着的,是十年后回头看不会后悔的那条路。


如果看到这里,你还留有兴趣。那么我诚意邀请你,一起来看看这两年我在AIESEC是如何走过的。不多,就三个故事,泡壶茶吧。

 

【世界的模样】

20127月,我报名了一个国际会议筹委会。负责举办一个,由AIESEC中大分会承办的亚太地区营销精英峰会

这场听着就很很高大上的会议,带给我许多困难和挑战。是那种,突然就把我推向了世界之巅的感觉。

作为Delegate Service(参会代表负责人),我突然要为十几个国家,四五十号外国人,办理签证、处理机票、安排住房,还有每天几十封的中外互动问答邮件……经受了一生中,对我英文水平极大的考验。

会议内容?我不记得了。

但我却记得,同一时刻面对着来自印度、泰国、韩国、新加坡、柬埔寨的也叫AIESECer的人的时候,那份激动和惊喜。那种由紧张,到亲切,到不舍的心情变化。

依然清楚记得,在白云机场国际到达大厅,看见我举着AIESEC牌子兴冲冲跑过来的尼泊尔女生。记得,我带着他们在广州夜游,一起聊着各个国家的奇闻轶事,听闻了柬埔寨的宵禁,学会了萨瓦迪卡之外的泰语。在4天会议之后,地铁口上演了别离的一幕,一群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因为这一次不知何时才能再见的分别,逐个拥抱。还记得那些告别:

HEY Marc, I will miss you. Wish you all the best.

Wish you still all the best. 我至今还没能再见到他们。

但那一次,因为AIESEC我好像看到了多一些,这个世界的模样。

听说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而这是二十岁的我,二十岁的经历。 

 

【他说这是他的选择】

20134月,我通过AIESEC去到新加坡参加一场亚太地区青年论坛。

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青年,足足有两百多人齐聚一堂,去交流AIESEC,探讨商业、公益,以及青年人的发展。听着蛮牛逼的。但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些光鲜亮丽。

论坛期间有一场Global Village,又名为地球村。大致就是每个国家设了一个摊位,在摊位上自由展示本国文化。中国摊位上,我们穿着唐装、旗袍,摆着些民族饰品、小吃,和….老干妈。各国文化争奇斗艳,整个场馆熙熙攘攘,相当热闹。

而当我逛到某一处时,摊位突然显得很冷清,没有口号,没有欢呼,桌面上也没有琳琅满目的摆设。就仅只是那么十来张照片。拍着些山川,河流,还有些断壁残垣。国家牌上写着Afghanistan(阿富汗)。摊位后站着的也仅一个人。

我心里一惊:阿富汗也有AIESEC?充斥贫穷、战乱,以及死亡的地方,连生存都是问题的地方。

几番寒暄之后,我还是问出了那个问题,你们怎么也做AIESEC呢?

“Because we need this, we want the other countries to see us, see how Afghanistan’s today. Not only death and disaster. And our young man today need this, they need to walk out of the country and see the outer world, and learn how to be stronger. We are poor, but we shouldn’t just stay there.”

他告诉我,阿富汗确实充斥着贫穷战乱,以及死亡,也因为这样,阿富汗的许多青年们每天在想的,都是如何能够活过今天,How to survive.而对于阿富汗来说,如果青年人看不到明天的希望,那么这个国家是不会有未来的。正因如此,虽然只有那么十来人,但他们依然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把这个世界的丰富多元带到阿富汗青年的面前,让他们不要失去对生活的希望,不要失去追求的力量。他自己每天也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但他说这是他的选择。

听说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而这是这名阿富汗汉子,二十岁的人生,二十岁的选择。



【那10个人】

最后一个故事,也许算不上一个故事,仅只是一些零散的画面。但它却是最珍贵的一个絮叨。

201212月,我当选为AIESEC中大入境交流部企业方向副主席,成为名为Infinity的主席团中的一员。

年初上任,十个人在AIESEC office的天台上,肆意地呼喊着宣言,有无畏,也有迷茫,我想热血的青春大概就是这样吧。

1月,我们前往北京,参加AIESEC全国会议,认识了来自全国三十多个高校的主席团队,听他们谈自己的宏图,也和分享我们共同的愿景。讨论、学习、相互鼓励,打了鸡血,充满信心,我们暗下决心,回到自己的分会一定好好努力。

3月,AIESEC团队招新,遇到很多阻碍,很多困难,不达质量不达数量,主席团内部也多了很多争执、矛盾。磕磕绊绊办完了宣讲会。算是告一段落。

4月的一个晚上,我们十个人围坐在一起,回顾四个月一路走来的得失,被整个团队指出自己的错误,赤裸裸地又无比真实地。心情尽管沉重,却又释然。啊,原来这就是我。末了,相互鼓励,认可,重新上路。

56月,繁忙的工作季,各自都忙着自己的部门事务,间或交流,更多是无暇相顾。

7月,上海,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全国会议,全国小伙伴们各自忙碌了半年,重又聚首,自然有聊不完的天,讲不完的话。真的开始珍惜这样一个全国的大家庭。离别之时也多了很多伤感,因为真的不知道几时能再见。而10个人的infinity团队,却因为之前的茫然、争执,凝聚地更加紧密。

89月有人出国去做志愿者,有人留守筹划AIESEC夏令营,分散四地,各自忙碌。

910月,渐渐有了一点伤感的氛围,这是换届的季节。

11月,我决定去竞选并成功当上分会主席,我至今仍记得,结果宣布那刻,你们把我推举在前,我哽咽着说不出话,那瞬间感觉整个世界都被抽离了。只我一人在前,而你们在后。我不是害怕前面的苦难,只是悲伤再不能有你们的作陪。

12月,原地解散,分别。

 

这是二十一岁的我,我二十一岁的经历。

前后的故事,还有很多。洋洋洒洒,我还能继续说。但说好的三个,那就是三个了。

从两年前20123月加入AIESEC至今,亲身体验了商业实践,接触了外国朋友;因着AIESEC去了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看见了更广的世界;也因着AIESEC,有幸进入了一个个团队,结识了一群有共同经历共同理想的挚友。回首看我两年前的选择,还真不赖。

两年后了,

话说回来我为什么从腾讯辞职呢?

 没有能力平衡?当然是真的。

但其实还有。

因为我深知,正是这两年,我从AIESEC得到的成长,让我进入了腾讯。

而今的离开。也只是一个选择。

我选择专注地把一个更好的AIESEC呈现于你,让AIESEC中大这个地方,能够承载更多人成长和改变的梦想。

末了,

听说人生是一场马拉松,但我想它也应该有不同的道路。

希望这个22岁青春的选择,十年后当我32岁回头看时,这一段是与众不同的,而且更重要的是,

不让我后悔的,

年华。


返回
TOP